读 书

>发布时间:2019-04-24  字体:【 】  【 关闭

读书绝对是一种缘分。

这缘分也有不同,有始弃而终爱之式的,也有始爱而终弃之式的,还有一见钟情式的,各各不一,但倘不是矢志不渝的忠贞,那又不能真称之为有缘的。

宋代的苏洵,“少年不学,生二十五岁,始知读书”,后来在文学上取得了很高的成就。我自己与书结缘却是一见钟情的。记得我是十来岁时迷上读书的,那时大约四年级,偶然见到一本《红岩》,就尝试着拿来读,却没想到从此一发而不可收。虽然那时书便宜,可家里穷,根本买不起书。所幸的是有一位同样迷上读书的同学,家里藏书颇丰,与我也臭味相投,他源源不断的书源解了我的书渴。后来在大学读中文系上文学课,教授开的书目有相当一部分我在小学就已读过了,倒省了不少力气读别的书。

古人有云:“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”。我却以为,真正迷上读书的人既非贪图金钱,也非想借读书讨得美人的垂青。读书是一种境界,进入了境界会自觉其乐无穷。清人王国维用前人词概括三种境界:“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”。“为伊消得人憔悴,衣带渐宽终不悔”。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。这几句可作读书的最好注辞。读书纯是一种享受,读到一本好书或一篇好文章,就如同伏天口干舌燥时吃上一支冰琪琳那般痛快,又好像在南京夫子庙吃上一种风味独特的小吃那样酣畅,“余香绕颊,三日不散”。比如读到巴金的《忆萧珊》、朱自清的《悼亡妇》、林觉民的《与妻书》,你无法不为真情动容。读到钱钟书的《围城》,你又会为书中人物的睿智幽默的语言而忍俊不禁,继而陷入深思。而当你读到罗曼罗兰的《约翰克里斯多夫》时,你将会沉浸到那种伟大的音乐氛围中去体味崇高、典雅……

爱读书的人把书看得很重,吃穿差点无关紧要,无书可读的滋味恐怕犹如抽鸦片上瘾一样难受,半天不读就象掉了魂似的。我曾饱尝个中滋味,到了朋友或亲戚处,坐下来第一件事便是一双眼睛象雷达一样到处搜索书籍,找到了则欣欣然,如获珍宝。找不到时则会生出一种难以名状的失落和无奈。有时发现了好书,一下看不完,又不知主人肯否出借,心里惶惶然。临别时,小心翼翼地提出来,碰上爽快的则象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,碰上主人以这样那样的理由拒绝时,心里便顿生失之交臂的感觉。

逛书店更是读书人的一大嗜好,出差到外地,面对高楼林立的商场大厦,读书人可能会不屑一顾,熟视无睹,而一旦看到某家书店则会砰然心动,千方百计进去转转。翻着书架上一本本散发着油墨香的新书,心里恨不得伸几双手去抓,用几双眼睛去读,最后选了一堆,才发现囊中羞涩,又念念不舍地选下几本,才一步一回头地离开。记得我曾经写过这样一首小诗来描述我买书的心情:

走进书店

便似乎被人插入了一个书架

我成了一本书

挑了几本

书就把我买下了

当今社会,在有些人的眼里,会认为读书人太傻太痴,别人在玩命地淘金,你玩命地读书能吃能穿?我却要说,钱能买到无数的东西,但绝不能买到那种读书之乐。(盱眙支部? 周友炳)